【我在十方的一天1】 (600x337).jpg

每個對於助人工作有無比熱情的人,就如同電影「動物方程式」裡面的兔子一樣,總期許自己能成為一位超人,替服務對象解決無數大小事。我是一位新手社工,初出茅廬的自己,對於助人我有著許多熱情與想像,總積極的希望自己能運用學校所學,替個案解決許多難題,讓個案因為自己,生活能有所改變。然而,在機構工作的每一天,現實與熱情的相互衝突與交融,讓我有了一些不同的體悟。

「社工,我們家小昱(化名)吼…昨天在家又亂吃東西,還打我…」她是一位自閉症孩子的母親,每三天兩頭就來電一次,從個案的問題開始說起,然後霹靂啪啦的說著自己的苦:「我老公都不會幫我,總是怪我生下這樣的孩子,我不是一個好媽媽,有時都會想乾脆帶著孩子去死好了…」

面對這樣的一通電話,我能做些什麼呢?

答案是,面對滿溢的苦楚與情緒,我只能「聽」,頂多回饋幾句同理、安慰的話,卻什麼問題都無法解決。赤裸裸的人生難題,讓我看見了自己的渺小,原來我並未如自己想像的可以成為一位超人,也無法替服務對象解決難題。

察覺自己的無力,漸漸地我心裡開始抗拒這通電話,當看見熟悉的電話號碼,心裡總會冒出:「怎麼又打來了…好煩!」這樣的話語,然而我的角色仍會促使我接起電話。行動與心理想法的不一致,讓我開始懷疑自己從事這份工作的價值。

【我在十方的一天2】 (600x337).jpg

直到某一天,一如往常的,我邊聽著母親千篇一律的苦,一邊在心理琢磨著結束通話的時機。最終,母親對我說了一番話:「社工阿,真的很謝謝你幾乎每天這樣聽我說,一定給你造成不少麻煩,但這樣說一說我的心裡真的好很多,才能繼續工作,真的很謝謝你這麼有耐心的聽我說話。」

直到這一刻,我才感受到我從事這份工作的意義,原來 這位母親要的只是一個情緒的出口,而我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。用心且真誠的傾聽,雖然看似平凡無奇,卻是讓這位母親繼續往前的一個動力。

我是一位身心障礙日間照顧機構的社工,我的個案大多是智能障礙的成年孩子。不同於教保老師每日對個案的陪伴與照顧,我的工作大多與個案的家庭會有所交會。雖然許多家庭的難題並非我一人所能解決,但願因為有機構的陪伴,讓這些服務對象與家庭能有力量一起面對人生的困難。

照片及文章內容由「財團法人十方啟智文教基金會」提供。

財團法人十方啟智文教基金會」值得您進一步了解。

官網 

FB

YouTube

傳善獎官網 

傳善獎臉書

    auroratr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